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站内检索 |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遗产 >
江南水乡古镇联合申遗 十镇捆绑期待形成合力
时间:2013-06-20 09:58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作者:路宽

南浔

 

乌镇

 

新市

 

同里

 

周庄
 

  日前,江南水乡古镇申遗工作研讨会传来消息,浙江、江苏两省十个水乡古镇将作为一个整体联合申遗。

  这并不是江南水乡古镇第一次联合走上申遗之路。从2001年六个古镇高调携手,到如今扩充到十个古镇抱团结盟,十余年的江南水乡古镇申遗历程演绎的聚散离合犹如一部悲喜录,回首往昔一波三折,展望前路红尘漫漫。

  古镇申遗方阵为何扩容?

  早在2001年,周庄、同里、甪直、南浔、乌镇、西塘已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清单》。2003年,六镇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杰出贡献奖”。此次加入申遗方阵的新增四个古镇分别是新市、锦溪、千灯、沙溪。

  消息传出立即引来争议:古镇申遗为何扩容?与新加入的四个古镇相比,知名度更高的木渎、枫泾为何被悄然排除在名单之外?

  “相比于周庄、乌镇来说,新增的四个古镇虽然名气不大,但也正因为如此保护相对较好。同时也与当地政府非常重视申遗,积极争取有关。”上海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说,浙江宁海的前童古镇、富阳的龙门古镇,绍兴的安昌古镇,上海的木渎、枫泾古镇等都保护得很好。申遗周期会很长,希望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可以继续进行协调、追加,希望申遗能推动更多古镇得到更好地保护利用开发。

  新市是浙江省入围的唯一“新秀”,新市古镇提供的有关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的理由中如是陈述:十年来开展保护和整治工作,有效地维持了遗产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漫长的申遗过程是场博弈

  14年前,在苏州召开的一场世界遗产大会上,阮仪三用一场8分钟的演讲,将当时还并不知名的六大江南古镇展现在世人面前。会后,联合国遗产中心亚太区主任明嘉扬女士等人在阮仪三的陪同下,巡访周庄、同里等古镇时忍不住惊呼:“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世界遗产,这一城镇群体是一种新类型。”

  尽管得到如此高的褒奖,阮仪三深知江南古镇离世界遗产还有很远的距离。其后他组织六个江南古镇的镇长前往法国培训古镇申遗与保护业务,从此拉开了古镇联合申遗的漫长之旅。

  按照申遗的游戏规则,从2000年开始一个国家一年只能申报一个项目。在长长的申报排队名单上,江南水乡古镇从国家预备名录第6位一度落至15位,陷入了一场漫长等待。这场僵局中,最根本的问题是“人心不齐”。“整个过程是一场利益博弈,各个古镇各怀心思,存在着扯皮现象。”一知情人士透露。

  “不同的古镇保护开发阶段不同、保护资金多少不一,利益诉求与积极性都各不相同,协调难度大,确实困难重重。”采访过程中乌镇、南浔、新市等古镇申遗相关人员对此深有同感。

  比如,最早开发的周庄早年想单独申报;不希望涌入过多游客破坏当地生态的甪直表示随缘;乌镇每年有上亿资金,而新市只有几百万……“申遗保护限制多,开发走在前面的古镇一方面希望获得申遗带来的影响力,另一方面也害怕申遗带来的各种束缚。”阮仪三说,“一些起步较晚的古镇,也有想搭顺风车的心态。”

  搭乘申遗方舟的几番离合

  即便搭上了古镇申遗这艘“方舟”,每个古镇的“船票”有效期也不一样,经历了上船下船的几番聚散。

  2006年,苏州市向外宣布:苏州古城申遗范围名称进一步确定:将出现在第30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目录中的苏州申遗项目包括了古镇周庄、甪直等。一时间“江南六大古镇”申遗“分家”传言四起。

  而真正分家事件是2006年国家文物局重新颁布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清单》中,同里与南浔意外落选。

  对此,阮仪三说,两镇历史底蕴深厚,此次落选或与当地旅游开发不当有关。以同里为例,将旅游经营开发权交给了一香港的纯商业开发公司,这与古镇申遗保护背道而驰。

  庆幸的是两镇的主要文化建筑未被破坏,2010年阮仪三陪同北京的专家前往两镇考察,看到当地已经整改,最终将两镇重新恢复进入名单。

  两镇走过的弯路是古镇申遗过程中深刻的教训。“古镇旅游投入大、见效慢。”浙江一古镇管委会相关人员说,投资商往往看重利益,甚至打着保护开发旗号开发房产,从而出现古镇“贵族化”问题。“古镇保护开发还需要政府主导,保护第一,开发第二。”

  十镇捆绑期待形成合力

  年近八旬的阮仪三还在为古镇申遗而奔波,他期望更多古镇能进入申遗名单。也有业内人士担心,十镇捆绑是增加了申遗筹码,还是增加了协调难度?古镇申遗数量增加的同时,各镇之间的差异性也在增加,申遗难度增加是不争的事实。

  “各个古镇都有自己的特点,希望申遗过程能彰显不同古镇的亮点,而不是简单的数量叠加,从而形成真正的合力。”乌镇申遗相关负责人说,目前整个申遗工作缺乏专职协调机构,基本上各个古镇各自为政,导致资源优势和亮点缺乏有机整合。

  综观全国,跨区域申报世界遗产的项目越来越多,例如2010年,中国多地申报的“丹霞地貌”申遗成功,其中就有浙江衢州的江郎山。眼下,在国家文物局等部门牵头下,杭州、湖州、嘉兴、绍兴等城市共同致力于大运河申遗的筹备工作,体现出一种协同配合的凝聚力。

  “古镇申遗应该借鉴其他捆绑申遗的成功经验,应该形成一个有核心影响力的球,而不是一串彼此相似的珠子。”这是一位古镇申遗工作者的期待,也是十镇联合申遗步入通途的必经之路。

  4月27日,江南水乡古镇申遗工作研讨会上,浙江省文物局与江苏省文物局牵头组织十镇讨论了申遗方案、形成了申遗倡议书、明确了申遗目标,共同期盼一个即将到来的柳暗花明的旅程……

  (责任编辑:白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