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站内检索 |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特别专题 >
湖州:太湖之滨的璀璨明珠
时间:2014-08-10 09:41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作者:成果 俞建芳 吴晔陈

带着辉煌从记忆深处走来怀着喜悦跻身国家名城:太湖之滨的璀璨明珠

——写在获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际

文/成果 俞建芳 吴晔陈 悟宪

公元2014年7月24日,无疑将载入湖州市的史册!

这天,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从北京传来,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同意将浙江省湖州市列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批复》。由此,湖州市正式成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自此,我省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已达到8座!

盼望已久的喜讯传到湖州,湖城人笑逐颜开,奔走相告。一片喜庆,像过节一样……

“终于功成名就!”“申名”的全程参与者们,激动之情更是溢于言表。日前在面对我们走访时,湖州市住建局负责人仍是难掩兴奋:“3年的‘申名’工作非常艰苦,但为了成功晋级,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

这天起,名城湖州必将更加璀璨夺目!“再接再厉,加快步伐,做实做好保护传承。”湖州人踏上了新的征程……

湖州古城:光耀千年

——走近湖州:江南望郡璀璨明珠

她是一座建城时间达2000多年的古邑。

她是我国丝、瓷、笔、茶文化的重要发祥地。

她是“太湖溇港圩田系统”萌生发展最早的地区。

她因太湖而得名……

她,就是湖州市。浙北的历史名城,太湖南岸的璀璨明珠。

丝绸之府、鱼米之乡、文化之邦、吴越古邑、东南望郡——简朴的20个字,蕴含着异常丰富的遗存内涵,十分悠远的时空信息。仅仅5个词组,已足以表明,湖州这座江南望郡的历史厚度和文化丰度!

湖州,100万年的人类活动史,5000多年的农耕文明史,2262年的建城史。商文丁时,与苏州、会稽属吴国之“三吴”。战国时,楚春申君黄歇设菰城县,为湖州行政之肇始。自三国孙吴置吴兴郡以后,湖州一直是郡、州、路、府、地区、市的治所,至今已有1748年。

湖州历史城区,以秦末项羽所建的子城为核心,“两溪聚一城、四水抱城斜”的传统格局保留至今,城水相依风貌独特。衣裳街、小西街两片历史文化街区,风貌保存较为完整,充分展示了因水成市、沿河设街、逐水而居的典型江南水乡特色。市本级,拥有全国重点文保单位10处,浙江省文保单位19处,市级文保单位105处,已公布第一批历史建筑50处。

湖州,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成效突出,已形成具体完整的保护体系。尤其是南浔古镇,水乡特色浓郁,独特的中西合璧江南宅第建筑,极具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大运河湖州南浔段(頔塘故道),列入世遗名录。1991年,湖州成为我省首批历史文化名城。

2011年,湖州启动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申报工作。市委、市政府高瞻远瞩,相关部门群策群力,各界群众积极参与,名城保护与申报工作全面推进,硕果频频。2013年春,省政府认为:湖州市“历史源远流长,文化遗产丰富厚重,地域文化特色鲜明,保护工作成效显著,已基本具备申报条件”,正式向国务院递交“申名”请示。

2014年7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湖州市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指出,湖州市历史悠久,遗存丰富,太湖溇港文化景观价值突出,城区传统格局和风貌保存完好,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

湖州遗存:应保尽保

——聆听湖州:众志成城保护传承

炎夏大热。恰逢喜庆之际,我们来到这座名城,分享湖州人的喜悦,倾听古城的变迁述说,感受悠久的历史文化,品味传承的珍贵记忆……

“不经意间,你就会走在古城墙上”

漫步在湖州街头,古色古香的飞英塔、芳香四溢的周生记、张氏旧宅建筑群、荡气回肠的项王城、近代江南园林小莲庄……时不时地与你相遇,让人流连忘返。现代化的湖城中,弥漫着浓浓的历史文化气息。

走在市中心繁华商圈的爱山步行街,会经过一段透明的“玻璃路”,脚下就是子城城墙遗迹。无论首次到湖州的游客,还是土生土长的湖州人,都会惊叹与老湖州的亲密接触,仿佛那久远的历史就呈现在眼前……

“子城城墙遗存,包括唐五代到北宋、南宋3个时期。”随行的市住建局干部介绍说,2006年旧城改造时被发现。湖州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立即组织抢救性发掘。调整爱山步行街建设规划,对城墙遗址进行原地保护。城墙遗址的挖掘保护与展示,被公认为城市建设与遗产保护互相促进的典范。

子城与更早时期的下菰城、邱城合称湖州“三城三址”,是太湖流域城市发展变迁中的典型代表。汉代,乌程县治由菰城迁于子城。从此,湖州城以始建于秦末的子城为核心,“两溪聚一城、四水抱城斜”的传统格局保留至今。府城独特的“龟甲”形城廓仍清晰可辨,保留了城水相依、望山近水的城市风貌,保存着古城河网、道路、街巷的传统格局。实属难得!

衣裳古街,白墙黑瓦,深巷长弄,河埠码头,商户林立;小西街古街、古巷、古河埠,生活居住气息延续至今。衣裳街区和小西街区,是湖州市区的2片历史文化街区。皆因水而生、临水而建,并因水塑形,是这座江南水乡古城的典型缩影,汇聚成一部“看得见的城市史”。其众多的历史遗存,横向展示着湖州宽广而深厚的阅历,纵向记载着城市的史脉与传承。历经漫长岁月,许多文物建筑、历史建筑残缺不全、摇摇欲坠。几年来,湖州建立名城、街区与文保三个层次的框架,开启了街区保护渐进式的修缮工程,并取得初步成果。此刻,我们徜徉在这历史街区,仿佛进入了那遥远的昨天……

“三城三址”,古色街区,相映成辉,成为湖州“申名”的有力支撑。

“成为国家名城,是全市人民的梦想”

“成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是全市人民的梦想。”湖州市文物处负责人表示,国家名城是名城保护中的最高级别,不仅可提高保护地位,更是增强文化自觉的体现,还可提升湖州城市的文化软实力。

在新一轮城市发展的规划中,湖州市委、市政府审时度势,提出了强化名城保护工作的新定位。2011年9月,正式启动申报国家名城工作。

古城保护,首抓规划,龙头引领。勇于创新的湖州,一反常规,“申名”一启动即开始了保护规划的修编。从北京特邀经验丰富的中规院专家,高起点全面规划。理清了规划思路,梳理了保护内容,摸清了家底,挖掘了湖州历史文化核心价值。市住建局负责人指出:“我们建立了以名城保护总体规划为总领,由街区保护规划、古村保护规划、历史文化展示利用规划、毗山遗址保护规划等,组成完善的名城保护规划体系。”

涉及名城保护、街区保护、文物古迹保护等的规范性文件,相继出台。名城保护、文化遗产保护逐步走上法制化轨道。

全市上下总动员,以“申名”工作为抓手,全面推进文化遗产保护,提升古城历史人文价值,擦亮本土历史人文“底色”。正确处理经济社会发展与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形成政府主导、全社会参与的保护格局。

“我生于斯长于斯,其实却缺少对湖州的系统认识。‘申名’可使青年人参与宝贵遗产发掘,增强对家乡的热爱和自豪。”一位90后青年表示要积极参与。

“湖州人文资源丰沛,对中华文明作出过特殊贡献。”湖州图书馆负责人热赞“申名”,抓紧了当地传统文化的研究。

事实上,“国家名城”这张名片,唤起了专家学者、乡贤百姓浓烈的乡愁记忆,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申名办发起的“个性标签和名城老照片”征集活动,在全城引起热烈反响,有位市民竟一人创作了18条!“文·辉古今,水·韵天下;韵·承千年,景·秀江南”等,佳作多多……

“当地的主流媒体也积极参与。”《湖州日报》等持续跟进宣传,弘扬“申名”旋律,助推保护深入,做了大量生动深入、激励人心的报道……

“申报国家名城,与实力湖州、魅力湖州、幸福湖州紧密关联”,市文物处负责人认为:作为解读湖州的关键词之一,“申名”与每一个湖州人息息相关;虽然是政府的公共决策,但涉及到家乡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与传承,“申名”已化为湖州民众的共同诉求和行动。

全民参与,是保护古城不竭的源动力。从市到行政村的4级文保网络逐步建立,形成了一支上千人的文保志愿队伍。

“‘一把手’工程,全面抓全力干全方位保”

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考量的,不仅仅是一座城市历史文化的厚度,更考量着这座城市对历史文化保护的态度。

“我们的‘申名’工作,是实实在在的‘一把手’工程,科学规划,严格保护。”湖州市申名领导小组相关人员介绍说,从落实城市整体发展的定位,到文物保护、街区整治、规划修编、舆论宣传、政策机构、资金保障等,两届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都鼎力支持,亲力亲为。

在理顺规划的基础上,湖州成立了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挂帅的遗产和名城两个保护委员会,建立健全了名城保护、文化遗产保护各类机构。开明的决策者,敢于担当,善于采纳各方的真知灼见。上下左右齐用心,多股力量正相加,生发出巨大的叠加效应,有序、有力、有效地全面推进了名城保护工作。

“湖州的名城保护工作,真抓实干,扎实推进。”在湖州市住建局的总结中,用了5个“抓”:抓好历史城区保护展示,抓好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抓好文保单位、历史建筑的保护,抓好历史文化村镇保护,抓好传统文化和非遗文化保护。其每一个“抓”的下面,都有不少翔实的内容,读来令人感奋!

历史文化街区,是名城保护的难点。按总体格局、风格、风貌不变的原则,湖州完成了衣裳街区的保护性修缮工程,修缮各级文保单位、历史建筑28处。南浔古镇的保护,更是走出了一条古镇保护与经济发展和谐共存、相互促进之路。按“保护老城,建设新区”的模式和“修旧如旧、维系传统”的框架,街区的保护性修缮工程推进有序。小西街区的保护性修缮整治也已展开……

漫步湖城,也许不用细细观察,你就能感受到极大变化:越来越多的老街、老房、名人故居被保护和展示出来,古城山水环境越来越好。衣裳街历史风貌得到修复;陈英士、沈家本和赵孟頫等大批名人故居,相继开门迎客;飞英塔、小莲庄、铁佛寺等文保单位旧颜换春,沐浴新光。先后对飞英塔、张氏旧宅建筑群、名人故居、宗教遗产等文物古迹实施维修工程30余项,面积逾3万平方米。

“‘十一五’以来,湖州已投入22个亿!”湖州市领导总结说,按照“找出来、保下来、用起来、亮出来、串起来”的思路,对历史文化遗产进行挖掘、保护和展示、利用,构建历史文化名城实质的、外在的表现系统。已建成并开放了大批湖州历代名人纪念馆,充分展现着湖城的历史文化内涵……

国家建设部、文物局和名城委,省建设厅、文物局等,对湖州的“申名”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去年11月,“国家名城评估考察组”经实地考察,认为湖州“历史悠久,地位重要;历史文化遗存丰富,特色鲜明;历史建筑集中成片,水乡特色浓郁;历史城区传统格局独特,风貌保存较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类别多样……”明确表态:湖州已具备申报的基本条件!

“太湖溇港文化景观,价值堪比四川都江堰”

关于古城的保护,“溇港农耕文化景观”是值得特别讲述的。此次国务院在简短的正式批复中,就特别指出:太湖溇港文化景观价值突出。这也是年前国家名城评估考察组高度肯定湖州的一条。

专家们公认:她是湖州历史文化遗产中浓墨重彩的独特一笔。我国已故水利泰斗郑肇经,在其名著《太湖水利技术史》中写道:“太湖南岸的塘浦圩田,是古代太湖人民变涂泥为沃土的一项独特创造,在我国水利史上的地位,可与四川都江堰、关中郑国渠媲美。”

曾几何时,这方宝地竟是茫茫沼泽。如何变成“天下粮仓”,“丝绸之府”、“文化之邦”的兴盛靠什么滋养?是“申名”,掀开了溇港圩田的神秘面纱。

“一万里束水成溇,两千年绣田成圩”。史前,沿太湖南岸一线是一片沼泽,先民饱受洪涝灾害之苦。为防洪泄洪,早在3800多年前,湖州先民在城东毗山漾湿地上,开挖了第一条南北向的“毗山大沟”,亦即世界上最早的溇港。

自东晋修筑頔塘后,頔塘与横塘、溇港构成了密集的水网,把湖州与织里、南浔等市镇串联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形成由溇港—圩田—运河、城—镇—村组成的带状人居环境体系。目前,在濒太湖47条古溇港的入口处和水乡古村,仍能清晰地看到溇、闸、桥、亭、寺、船、桥步、廊街、驳岸、系缆石、车水埠头、市集、牌坊等。正因为此,才有“水晶晶的湖州”之昵称。

有研究者认为,太湖溇港圩田系统以“塘、浦、圩、田”的水系布局,既像城堡又似古城的圩围。圩堤是“城墙”,水闸是“城门”,中间的田埂是“马路”,圩中的水渠是“市河”。网格式的大田种庄稼植物,外围的圩堤种桑植树,每个圩围都有一条绕圩河。城堡式的圩围,具有较强的抗旱排涝能力。塘浦圩田这一独特的太湖防洪泄洪水系,至今仍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她是湖州历史文化和市镇网络体系的繁衍和繁荣之根”。

溇港圩田及其衍生的“桑基圩田”、“桑基鱼塘”和运河网络,滋润和丰富了光辉灿烂的“吴越文化”,孕育了“富饶、秀美、宜居、乐活”的“江南清丽地”。“鱼米乡、水成网、两岸青青万株桑”。塘浦圩田所催生的稻文化、鱼文化、丝绸文化等文化景观,构成了太湖南岸风光独具的溇港文化带。坐落在太湖湖畔的义皋古村落,可谓曼妙溇港文化带上的明珠。

鸟瞰义皋古村落,可看到两条绸带般流淌的运粮河,将义皋溇分为繁华的义皋集市、保存完好的古民居和朱家庙自然村3部分。稍近,有名的“义皋四桥”——陈溇塘桥、尚义桥、常胜塘桥等尽收眼底。它们犹如“绸带”的环扣,将古村落老街、民居的素朴与河水的灵秀联结到一起。

“义皋古村落的保护开发,是在原址上新建一个旅游景区,以溇港文化带动古村落开发建设。”村干部胡根才说,根据“原样保护、原貌恢复”原则,旅游景区突出溇港文化、太湖渔文化和古村落文化,进行保护性修复,并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

与义皋古村落一样,整个溇港圩田区域,也正在进行保护性开发中……

由塘浦圩田和溇港圩田架构的江南运河水系,已成为全国内河航道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以頔塘为主干的水上大动脉,年运力已超亿吨,约占全市水路货运量的80%以上,相当于3条沪宁铁路。頔塘也因此成为海河联运的“黄金水道”,被誉为“东方的莱茵河”。“她为湖州接轨大上海,融入长三角,跻身世界第六大城市群,作出着巨大的贡献”。

湖州文化:魅力无穷

——解读湖州:悠久历史深厚底蕴

湖州,处浙江北部,东邻嘉兴,南接杭州,西依天目山,北濒太湖,与无锡、苏州隔湖相望。

湖州,聚太湖灵气,秀甲东南,文化底蕴十分深厚。勤劳智慧的湖州人民,传承创新,开放交流,兼收并蓄,形成了特色鲜明、深厚底蕴、丰富内涵的地域文化,留存了众多的文化遗产。除了上述的太湖溇港农耕文化始发地,还是湖笔文化的诞生地,丝绸文化的发源地,茶文化的发祥地,“湖学”的兴盛地,文化名人的集聚地……

丝绸文化的发源地。钱山漾遗址出土的丝、麻织品和绢片,距今4000多年,是我国迄今发现年代最早的家蚕丝织物之一。三国吴时,湖州丝绸已作为贡品进贡王室,并漂洋过海,开创了“海上丝路”。明中叶以后,湖州更成为全国蚕丝集中产销地,并由此产生了丝行、绸庄和缫丝纺织企业。1851年,英国举办万国工业博览会,湖州商人徐荣村寄送的12包“荣记湖丝”获得金银大奖,成为我国首个获得国际大奖的民族工业品牌。湖州人民还将种桑、养蚕与养鱼相结合,发明了“桑基鱼塘”的种养法,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我国唯一保留完整的传统生态农业模式。

湖笔文化的诞生地。湖笔制作已有2000多年历史。凭借其“尖、齐、圆、健”四大特色,被誉为“毛颖之冠”、“文房四宝”之一。湖笔之乡善琏镇,相传秦大将蒙恬“用枯木为管,鹿毛为柱,羊毛为被(外衣)”发明了毛笔,因此善琏建有蒙恬庙供之。湖笔笔尖有一段整齐而透明的锋颖,是用上等山羊毛经过浸、拔、并、梳、连、合等近百道工序精制而成。白居易曾以“千万毛中拣一笔”和“毫虽轻,功甚重”来形容制笔技艺之精细,故有“毛颖之技甲天下”之说。

茶文化的发祥地。早在汉代,湖州就有种茶、制茶、饮茶的习俗。自晋代始,温山御荈、紫笋等湖州茶屡为贡品。世上首部茶文化专著《茶经》,即是陆羽在湖州写就。湖州茶文化,衍生出了茶事、茶艺、茶俗、祭祀、茶文、茶诗、茶会等。“茶道”一词,也最早始于唐代湖州人、著名茶僧皎然的茶诗中,比日本使用茶道一词早800多年。

“湖学”的兴盛地。湖州教育家代不乏人,曾先后创办了我国第一所体操学校、第一所地质研究所、我省第一所省立中等工业学校(今浙大前身)等。其影响最大的是北宋时期著名教育家胡瑗,在湖主持州学,首创因材施教、明体达用,提倡既要明德立志,也要注重培养实际能力,世称“湖学”。对后世产生重大影响。

文化名人的集聚地。深厚的历史人文泽被,使湖州代有才人,“其冠簪之盛,汉晋以来敌天下三分之一”。自唐至清末,有进士达1530人,其中状元16人。历代大家卓然,王羲之、王献之、沈约、孟郊、张志和、颜真卿、苏东坡、秦观、赵孟頫、凌濛初等,或为本籍,或寓居湖州,或为官一方,留下了大量诗文、书画作品。涌现了大批书画家、藏书校勘纂辑家、教育家、法学家、地质学家、红学家等。我国杰出人才最多的51座城市中,湖州名列第10,为中华文明的传承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湖剧。旧称湖州滩簧,曾称“小戏”、“花鼓”、“湖州文戏”等。流行于湖州、嘉兴各县,及毗邻的吴江、余杭等地,采用湖州吴语方言演唱。湖剧是浙北地区唯一具代表性的地方戏曲剧种,是中国戏曲和湖州文化密不可分的一部分。2010年,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

此外,塔里塔、庙里庙、桥里桥,人称湖州三绝。建于唐朝的飞英塔,“塔中有塔”的独特造型为海内孤例。潮音桥“桥里桥”的特殊形制,在中国古代桥梁史上也罕见。嘉业堂藏书楼,是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宏大、功能最齐全的私家藏书楼之一;毗山遗址,是浙江地区保存最大、最为完整、堆积也最为丰富的马桥-商周时期大型聚落遗址……

秉承悠久厚重的历史文脉,沐浴灿烂隽永的人文光辉。湖州从记忆深处走来,历久弥新。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是对湖州古城的肯定,同时也更好地促进着湖州对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

  (责任编辑:白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