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站内检索 |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风采 >
上清古镇上的手艺人
时间:2012-12-11 16:53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作者:桂郁良

    熊熊的炉火,把简陋的铁匠铺映照得一片通红。锤起锤落间,气势如金戈铁马。

    我在龙虎山下逛上清古镇,见一家铁匠铺,师傅叫周冬根。他16岁跟师傅在铁器社学徒,后加入手工业联社。如今,与他一起学打铁的人,早已转行;他带过的三个徒弟,也另谋职业。只有他,成了上清古镇最后的铁匠。

    周师傅说,学徒很苦,学铁匠更苦。这看似粗笨的苦活,也要用心去感悟,没有悟性就没有飞跃。周师傅手艺精,最拿手的是打菜刀。他锻打出的菜刀刀刃白如雪、亮如银;菜刀锋利,切肉如切泥、切鱼如削面。

    周师傅打铁时,锤子敲打的声音很悦耳,节奏感强。风箱鼓动的火苗,把冰冷生硬的铁,烧得激情洋溢、霞光四射。周师傅操小锤,徒弟抡大锤,叮叮咚咚的声响,把小镇敲打得热血沸腾。锄头洋镐之类的铁器在他们手下,转眼成了庄户人手中的工具。

    如今,这个上清古镇仅存的铁匠铺不但成为古镇旅游的文化景点,而且打造的道教法器也销往海内外。周师傅在炉边打铁时,常常会吸引中外游客驻足观赏、拍照。一位德国学者曾感叹:“我们现在有的现代化,你们将来都会有;而你们现在有的传统手工艺,我们永远也不会有。”

    周师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笨苦的老行当,居然能成为表演工艺,而且生意还越来越好了。

    看了铁匠周师傅,我又见到木匠官师傅。

    只要看看官才清师傅布满老茧的手,就知道学木雕这门手艺的艰辛。

    官才清是上清古镇唯一仍在从事木雕的老手艺人。近年来,随着古镇旅游业的开发,原本清淡的木雕生意竟然又红火起来了。

    官才清说,自幼家贫的他小学毕业后便跟着师傅学艺,一干就是几十年。学木雕手艺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学木雕先要学画画,只有画得传神了,师傅才会教你用雕刀,而手被划得血淋淋是常事。因此,对于各种历史人物、花草、山水的画法,官才清早已烂熟于心。

    官才清的雕艺在上清镇远近闻名。上世纪80年代,镇上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建新房的特别多,那时候的房子是木结构,因此都请木雕师傅雕些龙凤、花鸟、人物。后来,红石、钢筋、水泥逐渐取代了木材,雕刻生意便日渐清淡起来。

    在古镇恢复古貌古风后,官才清的刻刀又有了用武之地。如今,镇上大多数仿古民居的雕梁画栋都是由官才清一刀一刀雕出来、一笔一笔画上去的。

    那天,他正在为镇上朱老爷(元代大医学家朱丹溪)庙雕刻神龛,我看到,朱老爷的形象在他的刻刀下站了起来。官才清说,雕刻最难的是人物,五官要传神,尤其是眼神。要问雕匠手艺精不精,看看雕刀数量就知道,而他,仅雕刀就有几十种。木雕花板所涉及的题材,大多传承着民俗传统风格,内容涉及儒家文化的中庸、礼让、忠义等,有人们喜闻乐见的人物、花鸟、山水、草虫、吉祥图案等,所以,官师傅雕刻得特别精细,他刀下的人物活灵活现,眉目传情。

    虽年过六旬,家里生活宽裕,子女都成家立业,但官才清还是不愿放下刻刀。他说:“我喜欢木雕,雕了几十年了,镇上发展旅游,我这老手艺正好派上用场呢!”

  (责任编辑:白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