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站内检索 |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族建筑 >
古城区历史上曾有不少庙祠观堂
时间:2014-01-06 15:02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作者:孟凡萧
近年完成复建的古城东南角楼,古代的“魁星楼”就在这里。
近年完成复建的古城东南角楼,古代的“魁星楼”就在这里。
 

  文/片 本报记者 孟凡萧

  东昌府区八旬老人刘洪山经过数易其稿,于近日完成了三万余字的小册子《古城区信仰文化初探》(初稿),对明清府志、县志记载的坛、庙、寺、祠、观、堂、皋、阁、楼等供奉古人信仰“神灵”的建筑,做了详细的描述。老人说,东昌城乡历史上遍布各式各样的大小庙宇,“尤其是古城内几乎每条街上都有,许多街上还不止一座。

  庙宇祠堂曾经真不少

  古城区有多少庙宇祠堂?《古城区信仰文化初探》的作者刘洪山介绍,清乾隆版《东昌府志》、嘉庆版《东昌府志》、宣统版《聊城县志》记载的,和未载入志书但较有影响的,共计87处,“在不大的古城区,除去官府、民居外,竟有几十处较大的庙堂类建筑,其密度可以想象。”他说。

  这些庙宇,有些是官府、民众为纪念对地方有贡献的官员所建,如程公祠、五忠祠等;有些是为祭祀“保佑”过地方人士的“神灵”而捐资建造的,如督土地祠、广源王庙等;有些是民众为某些方面的祈求而建,如送子观音堂、药王庙等;有些是宗教人士募资而建的,如万寿观、护国隆兴寺等;“还有不少是地方官府奉旨依典,为"保佑"地方太平、丰收、兴旺而建,如社稷坛、先农坛、八蜡庙、文庙、城隍庙、关帝庙、龙王庙等。”刘洪山说,古城庙宇供奉的神灵,多属于道教或道教俗神,还有儒家圣贤。

  刘洪山惋惜地说:“自清末民初开始,由于政治、经济、战争等因素的影响,古城庙宇渐成废墟。许多恢弘、美观、颇有艺术性的建筑也被毁坏了。”

  相关人物多是历代贤良

  “许多庙宇供奉着古人塑像,都是一些被神化的历史人物,他们对社会、对人民多有贡献,人们崇拜他们,并期望他们在身后继续为人们做贡献—帮助人们摆脱各种困境。”刘洪山说,颛顼庙供奉颛顼帝,太公庙供奉姜太公,文庙供奉孔子、关帝庙供奉关羽,而文昌帝君、城隍、财神等,其实也是有其历史原型的,“这些属于外地也有的;还有一类是地方独有的,如羊子祠、宋公祠、杨公祠、忠善祠等,供奉的人物对当地有过贡献,在地方上产生过影响。”

  颛顼庙,又叫“聊古庙”,位于城西北向。庙在明朝立国前已毁,万历17年知县韩子廉重修。颛顼(前2514~前2437)是传说中的“五帝”之一。该庙规模宏大,远近闻名。庙内有钟楼、鼓楼、大殿、廊房、后楼等建筑。大殿内供高约7尺的颛顼帝执圭坐像。大殿后二层阁楼内,塑有颛顼帝及后妃神像。庙毁于1945年。

  “羊子、宋公、杨公都曾经是地方官员,勤政爱民,享有威望,所以被后人纪念。”

  延伸>> 古代的“魁星楼”在古城东南角

  根据相关规划,在古城保护与改造过程中,将复建一批庙宇,如府文庙、城隍庙、万寿观等。刘洪山指着近年完成复建的古城东南角楼告诉记者,古代的“魁星楼”就在这里。

  魁星楼供奉的魁星,也叫“奎星”,就是文曲星,是中国古代天文学中二十八宿之一,是北斗七星的第一星天枢。另说,奎星又指北斗七星中前四颗星,即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的总称。

  古有“奎主文章”之说,而“魁”即“首”、“第一”之意。科举考试中,进士第一名称状元,也称“魁甲”;乡试中,举人第一名称解元,也称“魁解”。明朝科举实行“五经取士”,每经考取的头一名称为“经魁”。正因为魁星主宰文运(文章兴衰、科举中试),所以各地都建有魁星楼。

  “古代魁星楼中供奉的魁星塑像,面目狰狞,金身青面,赤发环眼,头上还有两只角,仿佛是个鬼的造型。”刘洪山描述道,魁星右手握一管大毛笔,称朱笔,意为用笔点定中试人的姓名;左手持一只墨斗。右脚金鸡独立,脚下踩着一条大鳌鱼的头,意为“独占鳌头”;左脚后踢,造形上呼应“魁”字右下的一笔大弯勾,脚上是北斗七星。“封建社会读书人多来祭祀,以便科举求进。相传魁星诞辰日为七月七日,这天的祭祀非常隆重。”

  刘洪山谈写书过程 三万多字花了好几年工夫

  “别看书不厚,我费了好几年工夫,经过不断充实,反复修改,才成为这个样子。”刘洪山回忆,他为了把庙宇涉及的人物介绍清楚,查阅了很多史书;为了把旧志书中记载寥寥数语的庙宇之规模、形状、地址弄清楚,“访问了不少人,不光找耄耋老人询问,跟比我年轻的文史爱好者也探讨过”。

  他曾经为了弄清一座关帝庙的具体位置,到所在街巷里问遍了七八十岁的老人。为了搞清楚一座龙王庙中的塑像形象,专门去外县找过迁走多年的知情人。一座土地庙的地址竟然出于一个年轻人之口,他回忆说:“开始有些半信半疑,就又找了几人了解,后来才知道那个年轻人的家就住在庙的遗址处,他自幼听祖父讲过庙的情况。”

  看了书稿的东昌府区政协文史研究员高文广,翘指赞誉老人痴心研究文史的精神,“已经八十岁的老人,能够不辞劳苦调查采访、多方搜集资料,呕心沥血,完成一本弥补史志缺憾的珍贵书籍,实在难能可贵。该书对人们研究古城历史文化,研究历代庙宇文化,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责任编辑:白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