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站内检索 |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俗风情 >
纪念东迁历史 展现民族风情
时间:2013-07-21 09:56 来源:中国古镇保护网 作者:孟宇宏 郑继新 董凝

    柯尔克孜族是我国一个古老的民族,世居新疆帕米尔高原。而在我市富裕县境内的五家子、七家子村,却也居住着1500余名柯族人。近年来,垦区柯尔克孜族村(七家子)建起了黑龙江柯尔克孜民俗馆、东迁纪念碑、敖包、“玛纳斯”长廊和“玛纳斯”广场,引世人注目,被称为“国内未有、国际少见”的文化创新,被评为“黑龙江100个最值得去的地方”;五家子柯尔克孜民族村,也建立了黑龙江柯尔克孜文化展览馆、柯尔克孜东迁广场、柯尔克孜东迁酋长博霍依塑像。浓郁的民族风情,浓缩了柯尔克孜民俗文化,纪念着柯族东迁历史的千年风雨。柯尔克孜族东迁节更成为世人了解柯族文化历史的一个窗口。

    多年来,专家学者对富裕柯尔克孜人语言、文化等各个方面的研究一直没有中断过。西域民族缘何不远万里落户东北?这得从历史上那次悲壮的东迁说起。

    以游牧经济为主的我国北方少数民族被称为马背民族,逐水草而迁徙游牧是其最大特点,柯尔克孜族就是在迁徙中发展、成长、壮大的典型民族。2000多年前,柯尔克孜族的祖先一直生活在叶尼塞河上游,曾建立强大的黠戛斯汗国,臣服于唐朝。

    柯尔克孜历史上的迁徙主要是向西南迁徙,偶而也有部分向东北迁徙。迁徙的形式主要是通过战争迁徙,逐水草而居的生活迁徙和国家安全需要的迁徙。其中有部族自主迁徙、国家组织迁徙和民间自愿迁徙。历史上柯尔克孜族的西迁有多次,其中有两次是作为战争胜利者的追兵尾随匈奴、回鹘西迁的,也有作为蒙古的西征军西迁的,还有的是在与突厥等部的战争中西迁的。其中最大一次被称作举部西迁,是多年抗击沙俄入侵者屡遭重创,在故地叶尼塞无法生存后忍痛西迁的,这是整个部族的西迁。

    就是在1703年的西迁之后,留居在叶尼塞河上游的柯尔克孜族中的二百余户人家,在归附了清廷之后,面对蒙古噶尔丹策零举兵东进,随喀尔喀诸部向东南迁徙时,突然改变方向向西北迁徙,由厄得勒河流域迁到特斯河流域的科果尔托海地方。清朝政府认为这部分柯尔克孜人曾隶于交准噶尔部,多半与噶尔丹策零部有着亲戚等关系,如向西北迁徙,汇入噶尔丹策零部中,与清政府对准噶尔部用兵不利,因而令蒙古官兵强行护送至黑龙江安置。这是清雍正十一年(1733)的事,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清政府在平定准噶尔达瓦齐部叛乱之后,正在平息阿睦尔萨纳的战争之时,又将归顺清廷后安置在乌里雅苏台科布多地方的一部分柯尔克孜族东迁至黑龙江安置。这是有史料可考的清朝政府两次对部分柯尔克孜人的东迁。

    在现代黑龙江柯尔克孜人(主要是富裕县柯尔克孜族)究竟是哪次移民的后裔的研究中,有研究者认为富裕县柯尔克孜人是发往卜奎的一支,是乾隆二十二年迁入的移民,其主要依据是民歌和民间传说中有多处出现“我的故乡阿尔泰”的歌词和达瓦齐汗被擒的传说,证明是1757年来自阿尔泰。但是也有研究者持有异议,认为根据清朝黑龙江将军衙门满文档案记载,1757年迁入黑龙江的柯尔克孜人被安置在呼伦贝尔和布特哈两地,而未安置在齐齐哈尔(卜奎)。安置在卜奎(齐齐哈尔)的是1733年的移民。因此是不是可以这样来思考,根据满文档案和民间调查,黑龙江(富裕)柯尔克孜人既有1733年迁入者,又有1757年迁入者,既有阿尔泰乌里雅苏台科布多的柯尔克孜人,又有特斯河流域的科果尔托罗海(库苏古尔泊)的柯尔克孜人,拟或还有天山特克斯地区的柯尔克孜人,因为除了官方有组织的迁徙外,民间的自由迁徙也是不能排除的,这些都需要进一步探讨。

    进入本世纪,尤其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柯尔克孜族的社会经济发生了巨变,文化也开始了新发展。全省柯尔克孜族百姓80%以上居住于富裕县境内,为此柯尔克孜群众提出了设立柯尔克孜东迁节的要求。经专家学者论证后,富裕县正式确立每年8月2日为纪念日。2009年8月2日,柯尔克孜族东迁节成立大会暨首届庆祝活动隆重召开。省、市民委领导以及各民族代表、200余名来自全省各地的柯尔克孜族代表参加盛会。此后三年,柯尔克孜族文化建设有了跨越式的发展。

    展馆、纪念碑、广场、长廊、敖包,成为一幅幅展示柯尔克孜族历史、文化、生产、生活、民居、风土人情的生动“画卷”。如矗立在民俗馆前的柯尔克孜族东迁纪念碑,刻画了东迁历史中祖孙三代人在泥泞的道路上艰难行进的场景,传承的是柯尔克孜族不屈不挠、一往无前、追求幸福生活的民族精神。纪念碑高2.007米,寓意立碑时间为2007年;第一层碑座高为17.33厘米,寓意柯族东迁的时间为1733年;第二层碑座直径为14.73米,寓意黑龙江省当时有柯族人1473人,阶梯宽度为27.6厘米,寓意柯族东迁至齐齐哈尔时人数为276人。

    据了解,柯尔克孜族不仅有语言,有文字,更有辉煌的文化遗产。最为美丽的奇葩是流传千年的长达23.4万行的长篇叙事诗《玛纳斯》。《玛纳斯》与藏族的《格萨尔》、蒙古族的《江格尔》并为享誉世界的“中国三大英雄史诗”。“玛纳斯”长廊和“玛纳斯”广场,即是对《玛纳斯》和唯一能唱全八部《玛纳斯》的88岁老人——居素甫·玛玛依的“介绍”。柯尔克孜东迁酋长博霍依塑像,则是后人表达对这位率领族人披荆斩棘、跋山涉水、历尽艰辛迁徙至黑土地的顽强不屈的首领的敬慕。

    几年来,五家子、七家子柯尔克孜族村吸引了新疆地区柯尔克孜族人,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汉族、满族、达斡尔族、蒙古族、鄂伦春族等兄弟民族客人数万人次参观,柯尔克孜族东迁节更成为世人了解柯族文化历史的一个窗口。富裕县委县政府更是在历届“东迁节”的举办中,从节日档次、规模、形式、内容上逐步提升。在“东迁节”活动这一天,将举行向柯尔克孜东迁酋长——博霍依致敬仪式,进行献花、敬酒、点阿山草,表达对其敬仰崇拜之情;开展有本民族特色的文娱活动,组织各联谊分会演唱比赛,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余,反映柯尔克孜族的独特风情风貌;同时举办摔跤、赛马、拉棍、打毛球等丰富多彩的体育游戏活动,寓教于乐;饮食文化方面要吃“克缺饭”,更是鲜明地展示了柯尔克孜族习俗。“克缺饭”是柯尔克孜人历史上过传统的诺鲁孜节时,食用的用五谷杂粮做的整粒粮饭食。吃了“克缺饭”,有着迎来新一年五谷丰登、人畜两旺的吉祥寓意。

    东迁节,是柯尔克孜民族精神的凝聚,也是其民族文化的积淀。在向世人展示柯尔克孜历史文化、美妙传说、独特风俗之余,从不同角度记录了民族的习俗、宗教、文学、艺术,起到了传承柯尔克孜族悠久历史、促进柯尔克孜族社会经济发展、增加柯尔克孜族团结奋进信念的积极作用。就像这首《柯尔克孜美好的明天》中唱到的:“横跨蒙古高原的风风雨雨,我们来自波涛汹涌的叶尼塞河畔……扎根于秀美的乌裕尔河畔,新中国让我们翻身做主……创造柯尔克孜人美好的明天!”

  (责任编辑:白燕)